關于川威

(一)1929年至1949年

        川威集團集团的前身威远钢铁厂是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四军军长刘文辉于1929年10月创办的,隶属二十四军机械修理所。1932年12月被二十一军钢铁筹备委员会派专务人员接管,因军长刘湘兼任四川善后督办,工厂同属四川善后督办公署管辖。1941年1月被资源委员会接办。1947年7月由四川省政府建设厅接管。1948年12月省政府将工厂出租给渝鑫钢铁厂。威远钢铁厂在1949年以前的二十年,由于受国内军阀混战和对外抗日战争的影响,发展缓慢,累计产铁不到5000吨。


20世紀初馬拉背駝的艱難起步,奠定了這個企業艱苦奮鬥的文化之基。
 

(二)1950年至1977年

        1950年8月由军事代表接管,隶属川南行政公署工业局。1951年因川南工业局改为川南工业厅,隶属川南工业厅煤铁管理局。1952年因中央撤销四川四个行署成立四川省政府,11月隶属省重工业厅矿冶局。1958年7月下放内江专区并隶属内江专区工业局。1962年10月重归省政府管理并隶属省冶金工业厅。1971年8月下放内江地区并隶属内江地区工业局。1950年后威远钢铁厂的面貌发生了较大改变,规模和装备水平有了较大跨越,曾于1957年、1958年两年受到国家冶金部的表彰。


老一輩川威人的不懈奮鬥讓這個企業成爲四川冶金工業的鼻祖
 

(三)1978年至1997年

        1978年后,威远钢铁厂沐浴着改革春风,自力更生抓发展,改造了高炉、转炉、电炉、轧钢、余热发电、氧气生产等十个项目,生产由半机械化向机械化迈进,取得了投资少、产出多、钢产量翻番的较好效果。1980年、1985年、1987年,先后在四川省地方钢铁企业中率先突破年产钢5万吨、10万吨和15万吨大关,成为全省钢铁工业的一面旗子,1986年被列为全省100个大中型企业之一。
上世紀90年代初,威遠鋼鐵廠在計劃經濟環境下持續發展,較爲平穩。但到1997年,隨著計劃經濟迅速向市場經濟轉變,威遠鋼鐵廠已經機制僵化,管理滯後,生産經營舉步維艱。企業累計欠發職工工資達四個月之久,欠債6000萬余元,1.2萬余名職工産鋼不到20萬噸,瀕臨破産。在這危急存亡的時刻,內江市委市政府于1997年11月組建了企業曆史上最年輕的領導班子,時任副廠長的王勁先生毅然擔起了挽救和發展企業的重任。


在全國企業面臨困境的90年代末期,外部環境的變化和內部機制的僵化使舉步維艱成爲這個企業之痛。


1997年底,新領導團隊的组建和上任开始翻开企业发展新的篇章。
 

(四)1998——2017年

        1997年底,外部市场恶劣,机制体制僵化,内外债务缠身,员工人心涣散,企业摇摇欲倾。川威集團集团面对这一艰险局面,全方位推行改制、改组、改造和加强管理的"三改一加强",迅速走上了健康持续发展和不断做强做大的康庄大道。企业改制后经历了1998年-2000年求生存、谋发展,  2001年-2008年强基础、上台阶,2009年至今调整结构、战略转型三个发展阶段。目前集团管理和研发总部位于成都市高新区,主营业务辐射现代制造業、现代服务业、新型城镇化等领域和四川、重庆、云南、贵州、陕西、香港、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国内外各地,拥有总资产400亿余元、员工2万余名,有中国铁钛、新加坡盛世两家境外上市公司,建有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

 

 

 



 

        2014年,宏观经济持续下行,市场需求低迷,价格大幅下跌,价格与成本倒挂,国内实体经济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川威也不能幸免,由于前期川威集團根据国家的产业政策,按照党委、政府的要求,主动调整结构,转型升级,实施了钒资源综合利用项目,到2014年项目贷款陆续集中到期,部分银行集中收贷,在多种因素叠加影响下, 7月,企业面临债务危机,出现生产经营极度困难。从2014年7月企业开始进入艰难的脱困转型发展。全体干部员工不躲避、不逃避,敢于面对、勇于担当,坚持对职工负责、对债权人负责、对社会负责,以断臂求存的勇气和决心,按照“内心要强大、方法要得当、抓大不放小、时间换空间”的思路,系统策划,统筹安排,忙而不乱,有序推动脱困重振各项工作。并且经历了国家钢铁去产能、环保督察等各种挑战,持续抓好生产经营稳定,持续抓好债务重组,坚定不移实施好转型升级。经过三年时间的拼搏,到2017年,全集团各环节、各子(分)公司均发生了重大变化,特别是成渝钒钛公司发生了质变,产能迈上500万吨钢、1万吨钒的崭新台阶,且生产、生活环境得到了较快、较大程度的改善;高炉持续稳定顺行,全公司各项技术经济指标持续优化。川威集團提出了未来十年打造“强川威”的规划,使企业拥有可持续的盈利能力,让员工的切身利益得到保障和提升。